“带着乡亲致富,我就感觉幸福”(守望)--山西频道--人民网

“带着乡亲致富,我就感觉幸福”(守望)

——追记倒在脱贫一线的山西大同三十里铺村原支部书记王玉金

本报记者 周亚军

2019年04月09日06:36  来源:人民网-《人民日报》
 

  王玉金(左一)在查看收成。
  资料照片

  他是一名“战士”,在脱贫攻坚这场大决战中,为了一个村庄的幸福,拼搏5年,却在距离脱贫验收只有十几天时病倒牺牲……

  他叫王玉金,山西省大同市云州区周士庄镇三十里铺村党支部书记,一个入党1800天的共产党员。他通过不懈努力,把党的扶贫好政策变成了百姓的好日子,把一个上访多、收入低、脏乱差的落后村变成了产业兴、村庄美、农民富的先进村。

  “村里人眼巴巴盼着,我得回去跟大伙儿一起干”

  2018年12月9日,这位共产党员的离去,让地处燕山太行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的三十里铺村陷入深深的悲痛……

  王玉金少小离村,开过豆腐房、办过砖厂、搞过养殖,起初干啥啥赔,到后来开屠宰厂、办驾校,一年收入五六十万,日子逐渐富足;相形之下,村里太破太穷,大多数房子是危窑,土地贫瘠,村民日子过得紧巴巴……

  “玉金,你回来领着村里干吧!”村里人对王玉金说。但家里总有反对声:老父亲说他“放着好光景不过,非要过操心日子”;二弟说,村子谁接手谁麻烦。“脱贫攻坚,总书记的决心那么大,中央的好政策那么多,咱村里啥动静都没有,村里人眼巴巴盼着,我得回去跟大伙儿一起干。”王玉金对妻子龚丽珍说。

  城里的楼房不住了,只身回到村里;家业不管了,全交给儿子;起早贪黑,不是危房改造泡工地,就是挖坑种树除杂草,早起出门一双干净鞋,晚上回家两脚泥;食不知味,夜不能寐,日夜琢磨村里的发展……

  龚丽珍说:“去年冬天,他有阵子老是念叨脚冷,我给买了一双800元的新鞋,是他穿过最贵的一双鞋。他说穿着挺暖和,脚不冷了,可没多久,他就不在了……”

  2013年底,三十里铺人均纯收入不足3000元;到2018年底,人均纯收入不仅达到10560元,而且村集体经济从无到有,1200亩经济林到明年将使集体收入突破1000万元。劳累过度的王玉金却突发心肌梗塞牺牲了,年仅56岁,入党1800天。

  “先让老百姓日子好了,咱再喘口气”

  王玉金一上任,就赶上区里实施危房改造。站在村后一个小土堆上,王玉金指着村里区域,给区委书记介绍说:那个院子的四户人家都在外头,我们商量给些赔偿建个文化活动广场,那儿是新农民夜校、老年活动室……“他天天在工地上盯着,隔三差五跑到质量监督站请业务人员做规划、盯质量。”时任住建局长龚德库说,“三十里铺村民实现了当年拆迁当年入住,给全县开了个好头。”

  为了让凑不齐自筹款的老百姓一起享受抗震房改造政策,他为33户村民垫付57.5万元,至今仍垫付17万元。

  78岁的老党员张凤花谈起王玉金,又佩服又惋惜:“那么好的支书走了……”张凤花家的房子住了几辈人,外面下大雨,家里下小雨。院里地势不平整,一下雨容易形成水洼。“现在屋顶一个缝儿都没有,地势也平整了。施工时玉金来看了好几次,也没喝过家里一口水。”张凤花说。

  脱贫攻坚,产业是关键。云州区大力发展特色产业:黄花种到哪,水利配套跟到哪,灾害保险、金融贷款、加工设备补贴跟到哪。“王玉金一个月就动员村民签完了千亩流转合同。”时任乡镇书记张建中说,过去三十里铺100亩都没流转过,他大喇叭一喊,七成人就签了字;剩下的分派干部入户做工作,有三四户他天天登门,终于让土地连成了片。

  “靠这1000多亩黄花,老百姓流转土地每年收入30多万元,务工增收又是30多万元。”周士庄镇书记朱华说。

  王玉金做事风风火火,有时候看干部们疲沓了,也批评人:“不要一受点苦就有怨言。干部能好干了?回家睡觉好干,可那不是干部。先让老百姓日子好了,咱再喘口气……”

  “只要村里用得着,家里有什么拿什么”

  贫困户到集体地里干活,坐的是他驾校的免费车;挖坑种树,用的是他自己的挖机。“只要村里用得着,家里有什么拿什么,随便用。”王玉金说。

  “我看过村里的账,他没在集体报过一分钱。”周士庄镇纪委书记张军祥说,“我到镇上工作三年多了,从没听人说他不好。”

  王玉金家底儿并不厚,年轻时为了筹钱做生意,早早卖了宅基地,车是贷款买的。女儿要花1000元办个健身卡,他觉得没必要,不同意。“可给老百姓做点事,他特别自豪,一干出成绩就特别高兴。”龚丽珍说。

  周士庄镇长翟云说,去年夏天黄花采摘季,河南来的种植大户头一次丰收,人手不够用,王玉金一连好几天带村干部到地里帮着采黄花。村委会和王玉金办的驾校,都腾出地方晾晒黄花。几天下来,眼睛红肿,脸也肿了,可他从没喊过一句辛苦。“他净给村里人忙了。”张凤花说,有时路上遇见他,忙得说不上几句话,接个电话转身就走。“81岁的老母亲平日里见不到儿子,就跑去村委会看车在不在;车在儿子就在,老人就放心了。”72岁的村民曹秀桃哭着说。

  初当村干部,王玉金按政策规定把父母的低保取消了。父亲找到他:“咱们分家几十年了,你当了支书,凭啥把我的低保取消了?”王玉金满脸赔笑,“没有取消嘛,谁说取消了?”他赶紧让媳妇私底下给老人卡里打钱过去,发上“低保”。

  二弟王玉银看哥哥荒了自家的生意,没日没夜辛苦,总劝他“别当干部了,顾顾自己”,每次王玉金都是笑一笑,“带着乡亲致富,我就感觉幸福。”

  本版制图:郭 祥
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19年04月09日 06 版)
(责编:乔慧、白鸿滨)

推荐阅读

山西母亲河“风光美起来”
近年来,随着汾河流域生态修复工程的实施,曾经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态重现勃勃生机。【详细】
山西母亲河“风光美起来” 近年来,随着汾河流域生态修复工程的实施,曾经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态重现勃勃生机。【详细】

田园变公园村庄变景区省城晋源区王郭村1500亩葵花进入盛花期,百万朵葵花悉数怒放,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来。
【详细】
田园变公园村庄变景区省城晋源区王郭村1500亩葵花进入盛花期,百万朵葵花悉数怒放,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来。 【详细】

,